安监局局长要求企业捐款 承诺两年不执法

编辑

这是一个党员、引导干部要求被圈养企业向单位捐款,并承诺两年不执法的案例。曾长期担任郴州市原安监局党委书记、局局长的曾梵君,召集圈养企业召开座谈会,要求他们捐款以筹集资金。曾梵君指出,捐钱的企业要诚信,两年内不执法,不捐就不执法。本案中,曾梵君没有为自己谋取私利,是否构成单位受贿罪?可以免除刑事处罚吗?曾梵君在节假日期间接受了相关企业或个人的财物。是礼物还是贿赂?曾梵君受贿300多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量刑过重吗?我们邀请相关单位人员进行分析。

特殊客人

曹伟郴州市纪委监察委员会第六检查观察室主任

市委统战部郴州市纪委监察委员会纪检监察组副组长易志勇

郴州市临武县人民检察院周杰党委书记、检察长

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二刑事法庭副庭长张博

基本情况:

曾凡军,男,中共党员,1964年10月出生,湖南省郴州市原人民防空办公室党委书记、主任。

一、2006年5月至2015年6月,曾凡军担任郴州市安监局党委书记、局长。2009年,市安监局成立指挥中心。经市发改委批准,明确指挥中心总投资规模为4134万元。2013年11月,经公开招标,指挥中心装修及附属工程被郴州某集团中标,子项目绿化工程预算金额68万余元。在项目建设过程中,曾梵君决定将绿化工程的68万余元用于在指挥中心铺设沥青,并将郴州某集团的绿化工程剥离给湖南徐默园林绿化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徐默公司)进行建设。

为了筹集绿化工程资金,曾梵君与时任市安监局非煤司副主任王默冰等人商量,由相关圈养企业为绿化工程捐款。2014年5月,非煤部门负责人刘某某根据曾梵君、王默冰的指示,致电要求包括富谋矿业公司在内的20家企业代表到市安监局参加安静的生产座谈会。会上,王某某指出指挥中心绿化工程缺乏资金,要求各企业予以支持。曾梵君表示,为市安监局尽孝的企业,会优先服务,不会受到处罚。为了和市安监局搞好关系,与会企业代表都表示愿意捐款,并向刘某某举报了金额。会后,徐某公司先后收到18家参展企业捐款252万元,用于绿化工程。2015年5月,曾梵君在市安监局局务会议上提出,捐款的企业要诚信,两年内不要去执法。不捐的企业要去执法。未来两年,市安监局没有对上述主办企业进行任何执法处罚的记录。

2.2002年9月至2006年5月,曾梵君担任安仁县委副书记,利用职务之便为繁华的预制厂谋取利益,分红7万元。同时,曾梵君利用职务之便为相关企业或个人谋取利益,收受贿赂1万元至100万元不等

【移送审查起诉】2018年12月10日,曾梵君因涉嫌单位行贿受贿被移送临武县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同一天,临武县人民检察院决定对他进行刑事拘留。12月20日,临武县人民检察院决定逮捕他。

【起诉】2019年6月24日,临武县人民检察院以曾梵君涉嫌受贿罪向临武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一案破】2019年11月8日,临武县人民法院破审:曾梵君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并处罚金50万元;数罪并罚,决议执行,有期徒刑十年零两个月,并处罚金五十万元。审判一结束,曾梵君就上诉了。

【二审裁定】2020年2月18日,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1.曾梵君并没有拒绝带着红包和礼物来网上,用执法权从企业换钱。曾梵君反映了哪些思想来源?

曹魏:第一,政治失范。曾梵君曾是全国和全省人民满意的公仆,当选为湖南省第八次党代会和中共十六大代表。在光环和荣誉面前,曾梵君得意忘形,随着升职,他越来越以自己为荣。特别是在担任市安监局原局长后,认为自己懂业务、能力强,把原市安监局引上了一个新台阶。他自以为是功勋卓著的大臣,却留下了政治纪律的政治规则。他把班子会、党团会当作走过场、装腔作势,把党章、党纪、制度约束当作部署。有时他会叫几个组员一起吃早饭,决定该由小组研究解决的事项,可以说是政治失范,所以必然导致侵蚀问题的滋生。

第二,认知错位。曾梵君一步步去煤矿当矿长。他有丰富的矿山事务简历,业务能力强,但这既是优势,也是负担。一方面,曾梵君做事大胆进取,强调效率和表现。另一方面,“利益交换”主导思维。因此,在原市安监局任职期间,曾梵君一直将自己视为

矿山老板,同时将其他企业老板视为生意同伴而非治理服务工具,从而以谋划企业的思路治理机关,推行“利益交流”原则,收钱服务,忘记了自己是行政机关的一把手,导致思想跑偏、行为失控。

三是心态失衡。曾凡军从企业步入仕途,与老板较为亲近,喜欢与老板称兄道弟,大讲江湖义气,淡化原则底线,什么忙都敢帮、什么请托都敢应,自认为人很英气、课本气,醉心于“老大”“老板”等称谓。同时,认为自己当向导干部时的待遇还不如在企业任职时的待遇好,在攀比心、虚荣心、享乐主义的驱使下,甘于被“围猎”。

2.曾凡军提出,一审讯断认定的其收受多人财物均是在逢年过节期间的红包礼金,没有详细请托事项,不组成受贿罪,如何看待该意见?

易智勇:凭据《全王法院审理经济犯罪案件事情座谈会纪要》和2016年4月“两高”《关于管理贪污行贿刑事案件适用执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相关划定,明知他人有详细请托事项而收受其财物的,视为答应为他人谋取利益,国家事情人员索取、收受具有上下级关系的下属或者具有行政治理关系的被治理人员的财物价值三万元以上,可能影响职权行使的,视为答应为他人谋取利益。

曾凡军上诉时提出,一审讯断认定其收受张某某6万元等均是逢年过节期间收的红包礼金,没有详细请托事项,没有使用职务便利,不应当认定为受贿。我们认为,张某某等人都是郴州市辖区规模内的矿山老板、采石场老板,而这些矿山、采石场均是原市安监局的羁系工具,曾凡军与上述人员是治理与被治理的关系,且上述人员的矿山、采石场均需到原市安监局管理宁静生产许可证或宁静生产许可证延期手续,而且原市安监局对郴州市辖区规模内的所有矿山、采石场具有羁系、行政执法职责。虽然上述人员送给曾凡军的财物主要是使用逢年过节之际所送,但上述人员在送给曾凡军财物时都明确向曾凡军提出了“多看护”“多支持”的请托或者以示谢谢,且在事先或者事后均向曾凡军提出了详细的请托事项,好比管理宁静生产许可证或宁静生产许可证延期手续、宁静生产事故处置惩罚等,曾凡军也给予了上述人员详细的资助,为上述人员谋取利益。这也是曾凡军收受他人财物的特点之一:平时为他人谋取利益、再使用逢年过节收受他人财物,或逢年过节收受他人财物、事后为他人谋取利益。因此,曾凡军使用逢年过节之际收受上述人员的财物组成受贿罪。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也认定,向曾凡军送上述红包、礼金的均是原市安监局的羁系工具,双方之间并非正凡人情往来,应当认定为受贿金额。

3.曾凡军要求对捐钱的企业讲诚信,两年内不去执法,为何组成单元受贿罪?他认为应对其犯单元受贿罪免予刑事处罚,如何看待该意见?

周杰:我国刑法例定,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元、人民团体,索取、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情节严重的,对单元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卖力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本案中,首先,曾凡军具有犯罪主体的身份要件,曾凡军于2006年5月至2015年6月任郴州市安监局党组书记、局长,涉嫌单元受贿的案发时间为2014年,即曾凡军其时作为主要向导、直接卖力人,具有单元受贿犯罪的主体身份。其次,曾凡军实施了单元受贿行为,为捐钱企业谋取利益。曾凡军摆设王某炳等人通过召开宁静生产座谈会的方式,接受18家参会企业的捐钱共计252万元。曾凡军提出,对于捐钱的企业要讲诚信,两年内不要执法,在2014至2015年间,市安监局对上述捐钱企业没有任何执法处罚记载。

曾凡军组成单元受贿罪,数额为252万元,法定刑为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同时其不切合刑法第三十七条所划定的“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也不存在量刑上的“免予刑事处罚”的情节,故其认为应对其犯单元受贿罪免予刑事处罚于法无据。

4.对曾凡军单元受贿罪量刑时思量了哪些因素?曾凡军受贿数额300余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类比相关受贿案件,是否量刑过重?

张波:我国刑法对单元受贿罪和受贿罪划定了差别的处罚。与受贿罪相比,单元受贿罪的起刑点较高,处罚也相对轻。首先从法定刑看,单元受贿罪的法定最高刑是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而受贿罪的法定最高刑是死刑。其次从起诉尺度或者起刑点看,单元受贿罪要求到达10万元以上,而受贿罪的起刑点只有1万元。

罪责刑相适应原则是治罪量刑的基本原则。法院在量刑时,首先思量是否科处有期徒刑或者拘役,然后思量是否适用缓刑,最后思量是否免予刑事处罚。单元受贿罪既侵害了国家机关及其事情人员职务行为的不行收买性,也侵犯了公私产业的所有权,应当受到较为严厉的处罚。本案中,曾凡军在担任市原安监局党组书记、局恒久间,为了筹集工程资金,以捐钱为名,收受18家被羁系企业钱财共计252万元。并以不推行法定职责等不作为的形式为这18家被羁系企业谋取利益。曾凡军作为单元的主要卖力人,其行为组成单元受贿罪,应判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联合曾凡军的认罪态度较好、有悔罪体现,且没有造成国家或者社会利益的重大损失,故法院对其从轻处罚,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

关于受贿罪,我国刑法例定,受贿数额在三百万元以上,没有法定的减轻处罚情节,就应当在有期徒刑十年以上量刑。本案中,曾凡军使用职务便利收受他人钱财人民币350万元、港币6万元、美元3000元,系数额特别庞大,且曾凡军没有自首、立功等法定可以减轻处罚的情节,应当在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量刑。

类比其他案例,马某使用担任云南省某县人民政府原副县长等职务便利,受贿428万元,被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没收小我私家产业人民币50万元;陈某鞠使用担任中国民用航空总局某局原局长、党委副书记等职务便利,受贿486万余元,被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剥夺政治权利四年,并处没收产业人民币一百万元。

联合曾凡军的认罪态度、悔罪体现等情节,法院对其受贿罪从轻处罚,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量刑适当。(《中国纪检监察报》记者 程威)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客户端新版上线

敬请关注!

更多内容,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